第74章 第74章_慢热
笔趣阁 > 慢热 > 第74章 第74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4章 第74章

  恋爱中的女人都会有任性幼稚的一面。

  明芙现在被陈屿舟惯的,这一面所暴露出来的也越来越多。

  偶尔也会跟陈屿舟耍耍小性子。

  但是她也很好哄。

  听完陈屿舟这么简单的一两句解释,知道他是在拐弯抹角的让自己留下来,那股气顿时消下去一大半。

  明芙微抬的下巴缩回来:“那你干嘛不直接跟我说。”

  “我都跟你说多少次了,你不一直不同意么。”

  男人声音变得更委屈了。

  明芙没吱声,环着的手臂放下。

  陈屿舟见状,立刻明白这是明芙态度软化的信号。

  拉着她的手圈上自己的腰。

  横亘在两人中间的障碍物消失。

  陈屿舟亲亲她的脖子,问:“晚上为什么不高兴?”

  明芙虽然平常也会跟他闹闹小脾气,但那都是被他逗急了才会闷头不理人。

  可是今天晚上这一出,他真是怎么想,都想不出来他到底是哪做错惹到小姑娘不开心了。

  “因为——”垂眸瞥他一眼,语速飞快:“你之前说让我搬过来跟你一起住结果我说我要回去你都不挽留我。”

  毕竟是律师,嘴皮子多少是有点功夫在。

  这一句话说出来,大概还不到两秒的时间。

  快的陈屿舟都没反应过来。

  他一愣,从明芙身上直起来:“什么?”

  明芙没看他,眼睛落在他睡衣身前的一枚扣子上。

  耳尖一点点染上红。

  明芙刚才语速虽快,但是吐字清晰。

  陈屿舟回想一下,随即笑起来:“因为这个跟我闹脾气啊,你这意思是想跟我住吗?”

  明芙拨了下他的那枚扣子,哼哼两声,没回答他的问题:“骗子。”

  “那不还是怕你不愿意。”陈屿舟低头去寻她的唇,咬着她说话:“你不愿意的事儿我哪敢逼你啊,才想了这么个法子。”

  “那你——”

  明芙刚张嘴说两个字,就被守株待兔已久的陈屿舟给堵了回去。

  陈屿舟压过去,手抵在她的后背把她往自己身上按。

  明芙上半身愈发往后仰。

  即便知道身后是床,她也莫名害怕,紧紧攀着陈屿舟的肩膀。

  身子蓦然一轻。

  她被抱起来,随后便陷进柔软的床铺里。

  男人的气息沉沉的覆下来。

  密不透风的包裹住她。

  陈屿舟手上轻捻一下:“搬过来跟我一起住吗宝宝?”

  明芙压根抵不过陈屿舟的手段,两三下便被他弄得脑袋昏沉。

  双眼紧闭,脸颊处红晕更浓。

  陈屿舟撑在她上方,乌沉的眸子紧锁着她,不放过她脸上出现的任何一种神情。

  随即附到她耳边,低声诱哄:“宝宝点头。”

  明芙下意识跟着他的命令行动。

  乖顺的不行。

  让陈屿舟想起她发烧那晚的情形。

  手上力道不自觉加重。

  明芙感觉有些疼,往上挪了挪。

  睡裙被蹭的愈发往下。

  她清醒一些,回想起两人方才的对话,声音微颤:“你刚刚才说过不逼我的。”

  “是啊,这不是你自己答应的吗。”陈屿舟亲亲她:“而且宝宝不是本来就不想走吗。”

  夜色沉沉,被空调呼出的凉风吹得轻微晃动的窗帘在地上拖拽着。

  陶璐熬到后半夜出来倒水喝,往对面的房间里瞄一眼。

  房门大敞四开,里面空无一人。

  她走过去把灯关上,指尖轻敲着杯子:“明天我就拟好合租信息发到网上。”

  明芙“搬回去住”的决定只维持了几个小时的时间便被取消。

  被陈屿舟手嘴并用的胁迫着搬过去跟他同居。

  明芙和陶璐一起合租的时期截止到明年年初,期间不允许退租。

  陶璐本是想在网上发布消息再招一个室友进来,按照她们当时租房的价格转租,这样也省的明芙占着地方不住白花钱。

  明芙没让。

  陶璐虽然平时看着大大咧咧,但是在和别人合租的事情上,她会有点没安全感。

  需要和别人磨合很长的时间。

  明芙便让她自己一个人住着,别找室友。

  万一哪天她跟陈屿舟吵架了,走两步就能回家。

  也算是有个退路。

  陈屿舟当时正在帮明芙收拾东西,听到这句话后,冷冷的瞥过来一眼:“放心,真吵架了的话走的那个人也是我,你就老实在家待着,等我冷静完回来哄你。”

  陶璐闻言,噗嗤一笑,凑到明芙耳边悄声说:“我总算知道传说中用最硬的语气说着最怂的话是一种模样了,这比那些说‘我绝对不会跟你吵架’的假把式浪漫多了。”

  “不过,留着这间房也挺好。”陈屿舟打量一圈明芙的这个房间:“到时候结婚用,你从这儿出嫁。”

  陶璐“哇”一声:“你们这么快就要到谈婚论嫁的地步啦?”

  “没有,你听他瞎说。”

  明芙微红着脸瞪陈屿舟一眼:“好好收拾你的。”

  “怎么没有。”陈屿舟微眯起眼,神情严峻:“难不成你还有别的想嫁的人?”

  “那绝对没有。”陶璐抢先一步替明芙开口:“就冲她每晚都得攥着你的胸针睡觉这一点,我敢打包票她除了你没有第二个想嫁的人。”

  陈屿舟太阳穴一跳:“什么胸针?”

  “啊?”陶璐茫然眨两下眼,转而看向明芙:“他不知道这件事吗?”

  男人沉沉的目光直直射过来。

  明芙心下一紧,避开他的眼,拨弄一下头发:“不知道。”

  其实早在明芙转学去长立之前,她便已经见到过陈屿舟。转学之后,在高二九班门口的那一次。

  并不是他们的初遇。

  高二之前,明芙都是在老家苏城生活。

  高一就读于苏城一中,也是个很好的学校。

  那年长立和京城其他几个学校跟南方的几所高中进行了一场南北篮球联赛,地点安排在了苏城一中。

  陈屿舟就在联赛参赛运动员中。

  明芙慢热,又不爱讲话,总是独来独往的一个人。

  那天她吃完饭,从食堂出去,正好一群男生也从外面过来。

  说说笑笑的,好不热闹。

  明芙听说今天学校有北方几所学校的学生过来打篮球联赛。

  她往旁边避了下,但还是被其中一个男生不小心撞了下,手里的水杯掉在地上。

  骨碌碌的滚到一边。

  明芙顾不上杯子,往后退了小半步,低着头,小声道歉:“对、对不起……”

  她没有抬头,等了会儿,视线里突然多出一只修长漂亮的手,正拿着她的水杯。

  紧接着,清冽的男声从头顶响起:“你这人还挺逗,我撞了你你反过来跟我道歉,你们南方人品德都这么好啊。”

  不同于南方人说话的细腻婉转,男生的口音带着点京腔,懒洋洋的,最后一个字,音调拖了一下,夹杂着变声期的沙哑,莫名撩人。

  明芙愣了一下,摇头。

  视线里那只手往前递了下:“没撞疼你吧?没事?”

  明芙的水杯接过来,继续摇头。

  “陈屿舟,你干嘛呢,来打个球你都到处放电是吧?”

  前方传来其他人的叫喊。

  “没事就成,那我走了。”

  男生跟她说完,明芙视线里的那双球鞋则随之消失。

  她没急着离开,前方男生们的说话声传进她耳中。

  “你是真不挑啊,这种胖妹也喜欢?”

  “滚蛋,别瞎几把造谣,刚撞了人,不得道个歉啊。”清冽又懒散的声音格外突出:“再说,人那姑娘胖点不挺可爱,非得瘦成骷髅架子才好看?”

  “对,就是苗条的女生才好看,小腰细的一只手都能圈过来最好。”

  “没听说过一句话吗,女生一定要瘦,别到时候别的女生轻轻松松被男朋友公主抱,到你了喊123都抱不起来。”

  “那只能说明是男的没本事。”男生不屑的嗤了声:“自己女朋友都抱不起来还搞什么对象,回家玩泥巴吧。”

  一群人边走边说,讨论的声音也逐渐消弱,直至听不见。

  那是明芙第一次听见有人用“可爱”这两个字形容她。

  虽然她知道,那只是男生的随口一说。

  她眨了眨眼,终是抬头往食堂的方向看了一眼。

  很幸运,那群人里只有一个人穿了那个牌子的球鞋,她的视线往上,看到了男生的半边侧脸。

  鼻梁高挺,下颌骨轮廓分明。

  笑起来眉眼微微上扬,眼里好像夹杂着细碎的光。

  额头上带着一根红白相间的发带,和他身上的红色球衣相呼应。

  明媚且张扬。

  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被什么东西晃了一下。

  她转头看去,地上躺着一枚金黄色的胸针。

  已经过了吃饭的高峰期,这期间没有人从食堂进出。

  明芙莫名有了丝预感,她走过去把胸针捡起来。

  她不懂篮球,但看着这枚拿着篮球的卡通人物造型,也猜得到一些。

  背面的触感摸起来有些凹凸不平,像是刻着什么。

  明芙翻过去,看到了胸针背面印着的三个字母——cyz。

  刚刚她听到有人喊他陈屿舟。

  她又往食堂里望了一眼。

  不知道他们那群人跑去了哪里,现在已经找不到他们的身影。

  她想起来,她刚刚好像欠一句谢谢没有跟他讲。

  那一年才是她和陈屿舟的第一次见面。

  她捡起他不小心掉落的胸针,偷藏起来。

  一直到现在。

  过去了好多年。

  东西已经搬完,明芙被陈屿舟抱着坐在沙发上,告诉他那枚胸针的来历。

  说完这件事,明芙突然来了一句:“被爱的前提果然是漂亮。”

  其实她当时也没有很胖。

  肉嘟嘟的还挺显可爱。

  只不过当代人的审美都趋向白幼瘦,而且胖子给人的第一感觉多少有点邋遢。

  再加上那个时候她还沉浸在明成德去世的悲伤中,整日没精打采,浑身都被一股阴霾笼罩,便更不受人待见。

  “嗯?”陈屿舟还在走神,反应过来后捏了下她的脸:“胡说八道什么,你当时低着头我都没看到你脸,再说了,漂亮的女的那么多,我不还是就喜欢你?”

  “而且,我要是长得不帅,你能第一眼看上我?”

  话是说的自恋了些,但道理是没错的。

  明芙手攀上他的脸,揪着往两边扯了扯。

  求生欲虽迟但到。

  陈屿舟揽着她的后腰,防止她掉下去:“当然,在我这儿,还是你最漂亮。”

  说完,凑过去在她唇上亲了一下。

  明芙本来就不是真的在意这句话,笑着躲开:“太假了,我不信。”

  结果当然是被陈屿舟拽回去。

  “我不管别人怎么样,但是明芙,”男人神情专注,眼里只映着她一个人的身影,深刻的仿佛要把她的模样刻进骨子里:“在我这儿,被爱的前提是,那个人是你,只有你。”

  作者有话说:

  前面那一章被锁啦,不过不要急,我在解决!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224.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224.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