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第50章_慢热
笔趣阁 > 慢热 > 第50章 第50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0章 第50章

  回去的路上明芙和来时一样,沉默着坐在副驾驶看着窗外。

  陈屿舟觉着小姑娘有点不对劲,手伸过去精准的摸上她的耳垂揉了揉:“我去结账的时候我妈跟你说什么了?”

  “嗯?”明芙转过头来,“没说什么啊。”

  陈禾告诉她的那些事情,涉及到陈屿舟去世的外公,明芙不准备再提出来让他难过。

  她把陈屿舟捏着她耳朵的手拽下来,握在手里,记着之前的教训,特意把包包拿过来放到腿上垫着,“就说我了些你小时候的事情。”

  陈屿舟余光瞅见她的动作,笑着说:“跟你说我不好的事儿了?”

  “没有啊。”明芙不解的问他:“你怎么这么问。”

  “你这一上车就把脑袋扭过去看都不看我一眼,我不得以为我妈跟你说的那点事儿影响我在你心目中高大帅气的形象,让你嫌弃我了吗。”

  “什么啊。”明芙哭笑不得:“你这人怎么这么自恋。”

  还高大帅气,没见过有人能这么脸不红心不跳夸自己的。

  “不是?我觉着我这张脸长得挺好看啊。”陈屿舟单手打着方向盘,看着前方的路况:“那你说说,我在你心里什么形象,不好的地儿我赶紧改。”

  明芙想了想,丢出两个词:“有点坏,还不正经。”

  当时她才转学过去两天,陈屿舟就开始招她,嘴上总是说着不着调的话,算不上轻浮但是每次都把她弄得脸红羞耻。

  她很好奇,怎么就能有人那么坦然说出那些话来。

  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

  “我怎么不正经了。”陈屿舟捏捏她的手指:“我在你面前脏话都不敢说,生怕玷污你这乖乖女的耳朵。”

  “不是这个。”

  青春年少的男生飞扬跋扈,说话的时候偶尔顺出来一两个脏字,好像也挺正常。

  明芙舔舔唇,声音比起之前低了些:“我才转学过去两天,你就说要追我。”

  那个场面明芙到现在都记得很清楚,陈屿舟站在红瓦高大的教学楼前,初初升起的朝阳勾勒出他挺拔的身姿,说出那句“不无赖怎么追你”。

  少年神情散漫又自由,似是随口一提,却是真真切切在她心底掷下一颗巨大的石子,顿时掀起惊涛骇浪。

  埋藏在心底的秘密在那一瞬好似得到回应,明芙慌张无措的心情是大过欣喜的。

  因为渴望太久,所以当那份东西来临的时候,她只觉得不真实。

  “两天怎么了。”

  前方的十字路口是红灯,陈屿舟踩了刹车,终于看向明芙:“一见钟情难道不是一秒钟的事儿吗。”

  明芙心头一震,愣愣的看过去。

  那四个字在耳边阵阵回荡。

  “不信?”陈屿舟解开安全带靠过去,手抚上她的脸捏了捏:“这么漂亮的小姑娘,一眼看过去就招人喜欢。”

  车厢内灯光昏暗,前车尾灯亮起的红光照进来,无端蒙上一层暧昧。

  两人呼吸纠缠在一起,气氛在悄然中发生变化。

  陈屿舟视线掠过明芙那双清凌凌的眸,往下滑最终落在她微张的唇上,嗓音泛着哑:“是有点不要脸,但我还是得问。”

  明芙轻声问:“问什么?”

  “能亲一下吗,忍不住了。”

  明芙眼睫轻颤,垂下眸。

  像是默认的意思。

  陈屿舟眼睛蓦地一暗,缓缓凑近。

  “滴——”

  刺耳的鸣笛声乍然响起,将车厢内酝酿到极点的暧昧气氛瞬间打散。

  明芙被吓了一跳,睁开眼,余光瞥到前方的车已经开走,她推了推陈屿舟的肩膀,小声提醒:“绿灯了。”

  陈屿舟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沉着脸坐回去,一把扯过安全带系上,油门一踩车子便蹿了出去。

  车速比起之前明显加快不少。

  明芙拨弄了下头发做遮挡,又提醒一句:“慢点开。”

  急速行驶的车子渐渐慢下来,陈屿舟把一只手递过去放到她包上,理直气壮的语气:“牵手。”

  落在耳中又有那么几分憋屈。

  明芙不禁勾勾嘴角,没跟他对着干,重新握上他的手。

  车内安静了会儿,陈屿舟说道:“明天送你上班?”

  今天下班是陈屿舟去接的她,另一辆车还放在律所没开回来。

  明芙点点头:“好。”

  陈屿舟问她:“明早想吃什么?”

  “都可以。”明芙说:“随便什么都行,别太费事了。”

  “怎么一点嘴都不挑啊。”

  明芙鼓了鼓嘴,咕哝一句:“我又不是你。”

  陈屿舟哼笑一声,圈住她的手腕摩挲两下:“是挺瘦,得给你喂出点肉来,这么个小身板,什么折腾都禁不住。”

  第二天陈屿舟送明芙去了律所。下车的时候明芙想起什么,动作顿住,回头跟陈屿舟说:“芗芗今天下午的飞机,我去机场接她。”

  陈屿舟勾下她含在嘴边的一缕头发:“郑颜芗?”

  明芙点头。

  “晚上回来吃饭么?”

  “应该不了。”

  “行。”陈屿舟抬抬下巴:“知道了。”

  等陈屿舟开车离开,明芙才转身往律所里面走。

  刚进去,便收获了一众人灼灼的目光。

  “明律,今早又是昨天的帕加尼帅哥送你上班来的啊。”

  “是男朋友吗?是吗是吗?”

  “都叫宝贝儿了,不是男朋友还能是啥。”

  “那还有可能是老公呢。”

  明芙被他们一句接着一句的调侃弄得面红耳赤,匆匆丢下一句“我回办公室了”便跑开了。

  郑颜芗是下午五点多的飞机到京城,明芙提早个两个小时下班赶过去。

  坐进车里的时候,一条短信恰好进来。

  没有备注,陌生号码——

  明小姐你好,我是丁欣,李嘉慧的鉴定结果出来了,你今天方便过来取吗?

  这段时间以来明芙也经常打电话过去关心李嘉慧的情况,小女孩性格挺坚韧,每天照常生活上下学,一点点走出那件事带来的阴霾。

  现在鉴定结果出来,便能去警局锁定嫌疑人了。

  她回复道——

  我现在就过去可以吗?

  对方回过来两个字:可以。

  京医和机场在一条路上,不怎么费事。

  明芙把车停在停车场,直接去了鉴定中心。

  找到丁欣的办公室,她站在外面敲了两下门:“丁医生。”

  “进。”丁欣视线从电脑上挪开看了她一眼,从柜子里拿出一份档案递给她:“资料都在里面。”

  未免缺失什么再跑一趟,明芙打开档案袋先检查了一遍。

  看完之后重新封上档案袋,明芙正准备告辞的时候,丁欣抢先开口,说了一句不相干的话:“上次我看到你了。”

  明芙手上动作一顿,很快便反应过来她指的是什么,淡淡道:“我知道。”

  简单的三个字让丁欣无言一阵,她没想到明芙这次的反应会这么平淡,想来应该是陈屿舟已经跟她解释清楚了。

  “我喜欢陈屿舟,你应该能看出来吧?”

  即便是现在,明芙听到有人直白的说出喜欢陈屿舟,她心里还是会有波动。

  因为那是她所没有一份的勇敢。

  人总是缺少什么便羡慕什么。

  所以她佩服丁欣的大方坦荡,但是她们毕竟算是情敌,说喜欢肯定谈不上。

  也很虚伪。

  明芙扬起笑:“我看不看出来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看不看得出来。”

  她在别人面前一向游刃有余,所有的兵荒马乱只在一个人面前展现。

  丁欣一愣,随即自嘲般的笑起来:“你说得对。”

  顿了顿,她又说:“其实我很早就知道你的存在了。”

  这下愣怔的人换成了明芙。

  就在昨天,她在陈禾那里听到了同样的话。

  “什么意思?”

  “他没告诉过你?”丁欣还以为明芙是故意这么问,仔细打量她一阵发现她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似是无奈似是释怀的叹了口气:“他是真喜欢你。”

  明芙感觉自己现在像是窥探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一般,心跳逐渐加速。

  丁欣好心的替她解答:“陈屿舟的微信头像不是单纯的一张黑图,那个头像从我认识他开始就没再换过,一直用到现在,好几年了。”

  从鉴定中心出来,明芙坐进车里,愣愣的盯着挡风玻璃发呆。

  唤回她思绪的是手机消息进来的提示音。

  她点开,恰好是陈屿舟发来的。

  【c:去机场了吗?】

  丁欣是突然给她发的短信,明芙也就没跟他说自己来京医的事情。

  【明照芙蕖:正准备去。】

  【c:注意安全,等你回来。】

  明芙笑起来,回复一个“好”字。

  想起丁欣说的话,明芙点开陈屿舟的头像,保存到相册。

  去网上搜索了一下教程,跟着教程一步步调色。

  原本纯黑色的图片随着明芙的调整渐渐出现一个模糊的轮廓,直至最后变得清晰。

  图片上的人是她。

  准确的说这张照片原本是她和陈屿舟还有郑颜芗程里四个人的合照,也是在高三那年的雪天拍的,陈屿舟单独把她裁剪出来,调成纯黑色做成了头像。

  他把她藏在了他的微信头像里。

  “一直用到现在,好几年了。”

  丁欣的话再次在脑海中响起。

  明芙缓缓眨动两下眼,深吸一口气又呼出来。

  作者有话说:

  陈二和芙宝的初吻断送在了红路灯前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224.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224.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