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 5 章_慢热
笔趣阁 > 慢热 > 第5章 第 5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章 第 5 章

  上午两节课上完,有二十分钟的大课间休息时间。

  郑颜芗拉着明芙去了学校超市。

  大课间的超市总是人满为患,放眼望去,人头一颗挨着一颗,还没进去都觉得空气偪仄。

  明芙没有要买的东西,在超市外面那棵杉松底下等她。

  斑驳的阳光透过树叶洒下,少女安静的站在树下仰着头,双手背在身后,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风一吹,宽大的布料贴在身上,勾勒出纤瘦的身材。

  超市旁边供学生乘凉的四角遮阳篷下坐着几个人,其中一个男生注意到明芙,拍了下大腿:“哎我去,那妹子正啊。”

  一听有美女,程里活跃了:“哪呢哪呢?”

  “就那树底下站着的。”

  程里看过去,“诶”了声:“这不芙妹吗。”

  一旁一直耷拉着眼皮的陈屿舟闻言,抬了眼。

  张正见程里认识,立刻来了兴致:“谁啊?你们班的?介绍介绍。”

  “昂,新转来的,叫明芙,芙蕖的芙。”程里看向那个男生:“怎么,你有想法?”

  张正嘿嘿笑了两声:“你看你这话问的,没有想法我能让你介绍?”

  “啪”的一声轻响,烟盒被人丢在桌子上,陈屿舟淡淡的瞥了那男生一眼:“别想了,你没戏。”

  张正一看陈屿舟这样子,猜测道:“咋?我跟屿哥看上同一个人了?”

  陈屿舟没说话,但那表情又好像说了什么。

  张正显然是想追明芙,但看陈屿舟好像也对明芙有意思,一时间犹豫起来。

  他是有些怕陈屿舟的。

  长立的富家子弟不少,又正是年少冲动的阶段,家里有点家底的人都挺横,谁也不服谁。

  但陈屿舟却鲜少有人敢惹他。

  之前职校有个女生追他,那女生本来有个男朋友,结果她看到陈屿舟后立刻移情别恋把人甩了,男生气不过,找人在陈屿舟落单的时候堵他。

  程里收到消息的时候,正跟人在网吧打游戏,其他人一听立马赶着要去帮忙,程里在电脑前坐的稳如泰山,说他自己完全能解决,让其他人安心打游戏。

  别人见程里都不急,也都半信半疑的坐了回去。

  打完两盘游戏,程里看时间差不多了,才过去找陈屿舟。

  其他人自然跟过去看戏。

  没过去之前,众人多少觉得程里在夸大,等赶到事发现场,看到小胡同里横七竖八躺了一堆人,那些人脸上倒是没挂彩,但是一个个看上去都挺痛苦的。

  而陈屿舟半点事都没有,头发丝儿都没乱一根。

  他正蹲在一个男生身边,手扶着他的胳膊不知道在干什么。

  骨头咔嚓咔嚓响的声音在胡同里响起,听得人头皮发麻。

  有人问程里这是怎么个情况,程里表现的特淡定:“没什么,就他打架的时候喜欢卸人胳膊,完事再给接回去,次数看心情吧。”

  他指了下瘫在地上的那几人:“别看他们现在没事,每十天半个月别想在床上下来。”

  “真的假的。”有人将信将疑。

  “他妈那边是医学世家,他从小耳濡目染,知道打哪最疼还看不出来,就他要往你身上捅七八刀都能避开要害还不用承担责任。”

  其他人应景的打了个冷颤。

  这他妈也太阴了。

  那边的陈屿舟像是玩够了,最后一次接上后,拍了两下手站起来,像看垃圾一样看着地上那人:“下次再找事儿,我不介意让你来一次全身接骨的体验。”

  说起这事,陈屿舟真挺冤,他看都没看过那女生一眼,就摊上这么个麻烦,也是够倒胃口的。

  陈屿舟其实根本不喜欢动手,他有点洁癖,嫌脏,打架的次数屈指可数,但足够令人印象深刻。

  尤其是他满脸无所谓的给人胳膊卸了又接上,把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画面,实在令人难忘。

  他们这些在别人面前横行霸道的人,在陈屿舟面前,都老实的跟鹌鹑似的。

  生怕自己的胳膊腿也被卸了。

  张正眼睛滴溜溜转了两圈,打着商量:“那屿哥,老规矩?三个月,谁追到算谁的?”

  长立的学生说多不多,说少不少,长得漂亮的女生就那么几个,他们这群人同时看上一个女生的情况也不在少数,都是各凭本事,谁追到算谁的。

  但是陈屿舟从来没参与过这种活动,他压根不缺人追。

  从来都是他挑人,哪轮得到别人在他和其他人之间二选一。

  陈屿舟懒洋洋的:“我为什么要跟你玩这么无聊的游戏。”

  张正:“那你这么说的话,我可就追了?”

  陈屿舟窝在椅子里,手抵着太阳穴,眼里带着不可明说的情绪看着张正,过了会儿,问:“赌什么?”

  说了各凭本事,谁追到算谁的,但这场较量总要有个彩头才有看点,这也是老规矩的内容之一。

  本来程里只在一旁看戏,听到陈屿舟居然答应了,一时间觉得不可思议。这人明芙满打满算才转来一天的时间,陈屿舟就看上人家了?

  这速度也太他妈快了点。

  “你真来?”程里问他。

  陈屿舟不置可否。

  张正想了想:“输了的人就叫对方一年爸爸吧。”

  说是加大赌注,但其实也没人真敢往大了玩,万一应验到自己身上了呢。

  而且,要是输的人是陈屿舟,被他叫一声爸爸也爽了。

  陈屿舟嗤了声:“可以。”

  说完,起身离开。

  距离第三节上课还有五分钟的时间,陈屿舟拎着一杯奶茶走进教室。

  他径直走到座位上,程里看到他手里拿着的奶茶,伸手过去接:“客气了兄弟,回来就回来,还带什么礼物。”

  陈屿舟避开他:“有说是给你的?”

  “你又不爱喝这玩意儿,不给我的还能给——”

  那个“谁”字还没说出来,程里就眼睁睁看着陈屿舟往前探身,把那杯奶茶放到了明芙的桌子上。

  ???

  这他妈就行动上了?

  明芙刚翻开下节课要用的书本准备预习一下,就感觉耳朵突然被什么碰了下,随后桌上多了杯奶茶。

  她转过脑袋,闻到了和昨天同样的味道,冷香夹杂着烟草味。

  陈屿舟还没来得及站直,糯米团子就转了身,两人一站一坐,距离有些近。

  明芙也是没想到转身后会是这个情形,愣了一下,往墙根靠去,白净的脸蛋也变得有些粉。

  “你干、干什么?”

  声音紧张又恼怒。

  陈屿舟看着受惊的糯米团子,莫名想逗,他身子下压又靠近她些许,两人距离不过一圈,他挑眉:“你以为我想干什么?”

  明芙背抵着墙,抿了下唇,没说话。

  早自习她就不该好心帮他,让他被骂算了。

  眼瞅着糯米团子要炸,陈屿舟见好就收,站直了身子,抬了抬下巴示意桌上那杯奶茶:“谢礼。”

  明芙拿过奶茶,刚准备放到他桌子上,就听他说:“不要就扔了。”

  “……”

  这不是强制收礼吗……

  明芙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最后又闭嘴,手缩了回去,转过身把奶茶放到桌角,低头看书。

  坐在后方目睹两人你来我往全过程的程里目瞪口呆。

  想起他答应的那个赌约,程里凑到陈屿舟身边,压低了声音问:“你真打算跟张正打赌啊?”

  陈屿舟从书桌里抽出下节课要用的书丢在桌子上,“不行?”

  “行,你干什么不行。”程里悠悠调侃了句:“就是觉得难得,你陈少居然也有看得上的女生。”

  程里从穿开裆裤就认识了陈屿舟,这人从小就招女生喜欢,追他的人一抓一把,但他却是没看上过谁。

  要说他洁身自好吧,可有时候他心情好了也会跟追他的女生聊上那么一两句,跟调情似的。要说他来者不拒,可也没见他真跟谁在一起过。

  程里评价陈屿舟这人就是缺德,平时端的人模人样,骨子里也还是顽劣的。

  但女生们好像就喜欢他这股劲儿,前仆后继地涌上来。

  要是能跟他说上那么一两句话,就跟古代夫人得了诰命似的开心。

  所以在程里心里,陈屿舟是和渣男划等号的。

  不像他,谈过的女朋友虽然多,但都是正儿八经有名分的。

  思及此,程里看了眼正前方坐的挺直的背影,内心悠悠的叹了口气。

  可怜的芙妹。

  长立阅卷速度很快,半天的时间,期中考试的成绩就出来了。

  成绩单贴在了讲台的黑板上,一下课呼啦一堆人围了过去。

  陈屿舟被吵醒,眯着眼从桌上起来,眼底有些不耐。

  程里看了眼堆在讲台的人,问旁边的人:“成绩出来了,你不去看看?你哥不是说这次考不好,答应送你的车就没了吗。”

  “有什么可看的。”陈屿舟满不在意:“考什么样我自己有数。”

  程里就看不惯他这装逼样儿,翻了个白眼:“逼王这称号非你莫属。”

  “陈屿舟第一?”

  “我操,这一下直接往前飞了二十名啊,他作弊了?”

  “没吧,我跟他一个考场,没看他有什么小动作。”

  “写作文了吧他这次,之前语文老师不是说过他考试不写作文吗,语文总是七八十分,这次一百三了。”

  讲台处叽叽喳喳的声音传到教室后面,原本专心做题的明芙听到他们说话的内容,讶然的转头看向身后的人。

  她总算反应过来昨天的不对劲从哪来的了。

  陈屿舟学习这么好,怎么还会坐在最后一桌?

  长立中学以教学严格出名,全校的座位排名都是按照每次考试成绩的排名而决定的,

  陈屿舟刚给他哥霍砚行发完消息,一抬头,就看到糯米团子眼里带着不解和疑惑看着自己。

  他从椅背上起身,靠近明芙:“怎么,有事?”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224.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224.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